网上预约享9折还送300代金券

对咨询效果担保,效果不满意心友网先行赔付

11

您好,欢迎来到心友网在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心友网
  首页  个人简介  文章 返回埃克曼信息中心
当前位置:心友网 > 心理文章 >
  • 的咨询范围:
经典问答
 
埃克曼
发表时间:2015/4/28 16:26:35 发表者:埃克曼 (访问人数:633次)
  • Paul Ekman:埃克曼(1934-),美国心理学家,主要研究情绪的表达及其生理活动、人际欺骗等。1991年获美国心理学会颁发的杰出科学贡献奖。并被列为二十世纪百位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之一。他主要研究情绪的表达及其生理活动和人际欺骗等,是这一领域最主要的专家。
    他是世界知名的心理学专家,曾经是美国联邦调查局、中情局、移民局的顾问,专门为特工和警察上过面部表情识别培训。
    1934年,保罗·埃克曼出生于华盛顿,父亲是一名儿科医生,一生都在学习。这是遗传给埃克曼的最大财富。二战爆发以后,父亲被派去军队治疗疟疾,埃克曼便和母亲相依为命。14岁那年,母亲死于躁郁症。这几乎和《Lie to me》中的情节重合,剧中的莱特曼博士一遍又一遍地回放母亲自杀前的录像带,从她的细微表情中捕捉轻生的前兆。
    也许正是因为母亲的死,才让埃克曼投身于心理学。15岁那年,埃克曼进入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在那里几乎读遍了弗洛伊德的所有著作。即使在今天参加很多学术讨论时,他仍然能够一字不差地引用德国人的原话。读博士期间,他开始对非语言交流感兴趣——人们通过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究竟能够将自己表达到何种程度?这成为他一生的研究方向。
    保罗·埃克曼和美国犹太裔作家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是同一时代的人,比他年长一岁,虽然他从未见过这位《人性污点》以及很多畅销书的作者。但菲利普·罗斯在他的作品中所描述的社会环境正是埃克曼成长的背景。埃克曼的父亲是一位儿科医生,埃克曼在71岁接受美国国际研究学院组织的一次论坛采访中,仍能清晰地回忆起父亲每天很晚坐在厨房的餐桌旁,阅读最新医学期刊的情景。父亲热爱工作,一生都在学习。埃克曼认为这是他接受的最好遗传。二战爆发后,埃克曼的父亲参了军,被分配去治疗疟疾。战争期间,埃克曼和母亲大多在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生活。在他14岁那年,母亲因躁郁症自杀。
    在《Lie To Me》里,莱特曼博士经常躲进自己的房间,反复观看一段慢放的访谈视频。视频里一位名叫玛丽的精神病患者对医生说,她已经不再沮丧,请求周末与家人团聚,但她获准回家后却选择了自杀。这段让莱特曼痛苦不堪的视频里的玛丽,就是他的母亲。
    埃克曼在他《说谎》一书中,提到一段对他的研究影响深远的视频,同样名为玛丽的一名42岁家庭主妇,在请求放假一周获批后,突然坦白自己是在撒谎以便获得自杀的机会,因为她感到悲观和绝望。三个月后,玛丽病情改善,其后维持正常数年。《Lie To Me》里的玛丽,可以看作是埃克曼的母亲和他的研究对象玛丽的融合体。
    家庭主妇玛丽三次企图自杀,她愉快轻松的表情后面是否有所隐藏,并且骗倒了很多经验丰富的精神病科医生和心理学家?埃克曼将玛丽的视频反复播放,用慢镜头仔细检视,突然在两帧图像中间看到了一个一闪即逝的表情,那是一个既生动又强烈的极度痛苦的表情,只持续不到1/15秒。这最终成为埃克曼最重要的两项研究成果之一——微表情。如果一个人心绪极度不宁,还能神色自若地说谎,那么从他的非口语行为获知他在说谎的钥匙,就是微表情和更为细微短暂的“碎表情”。这些非常短暂的表情,一闪而过,大多数未经训练的人无法察觉,但它隐藏着主人的真实情绪。
    他是FOX热播美剧《Lie to me》的灵感来源,一部商业电视剧仅仅基于一位科学家的研究拍摄,此前从未出现过;他研究出的面部动作编码系统成了动画绘画者们的参考标准,他是皮克斯和工业光魔等动画工作室的情绪表情顾问……他是保罗·埃克曼,人们更习惯称呼他为“人肉测谎仪”。
    如果你看了《Lie To Me》,就会对保罗·埃克曼更了解,因为那个观察力超常的“人肉测谎仪”莱特曼博士的原型,正是埃克曼,如今已经75岁,是曾就职于美国加州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教授。有人认为这部电视剧就是埃克曼博士的半自传体,这两位名字谐音的博士都从面部表情、无意间的肢体动作、说话的音调和措辞中判断对方是否说谎,都为美国防务和特务机构服务多年,都开有自己的咨询公司,电视剧里用到的测谎方式,比如说谎时会摸鼻子、抓耳朵、手眼不一致等等也是80%以上来自现实。埃克曼是《Lie To Me》的科学顾问,并非挂名,是真的指导。不过,埃克曼本人却不认为自己就是剧中人,他说,“首先,他(莱特曼)是英国人,而且他比我年轻,也更傲慢。他做了一些我永远也不会做的事,比如为了找出真相而说谎。”
    在发现这段视频和更多微表情之前,埃克曼和测谎不大搭界,他对弗洛伊德感兴趣。15岁那年,埃克曼进入芝加哥大学医学院,之前因为背后议论老师,他被高中开除了。后来埃克曼说他当时面临的选择是:如果不能进大学,就将成为少年犯。芝加哥大学医学院是个天才库,美国女作家苏珊·桑塔格是埃克曼的同学,电影导演迈克·尼科尔斯和女导演、编剧忆莲·梅也是。在那里,埃克曼读遍了所有弗洛伊德的书,如今,随便提起某个主题,他仍能引用弗洛伊德在该主题上的说法。他在关于修辞学的人文课程上阅读弗洛伊德的入门讲座,并把它当作修辞学来研究,因为它使用了华丽的语言和奇妙的写作风格。他因此迷上了心理治疗,并且希望成为一名心理治疗师。他在读博士期间开始对非语言交流感兴趣,那是他论文的方向——想看看人们用自己的肢体和脸能做些什么。他没有想到,这后来成了他一生所做的事情。
    博士毕业后,埃克曼再次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进入研究所,二是参军。1958年,埃克曼被编入军队,成了新泽西州迪克斯堡的首席心理学家。埃克曼本想,和平时期的军队不会比研究院更坏,不会有很多机会做心理治疗。况且如果有心理问题,征兵时申请入伍的履历一定会有记录。然而,他接下来面临的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每8个星期就有4万人来找他。
    直到现在,埃克曼和他的小组仍在为美国国防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管理局等机构提供咨询和培训服务,只不过内容已经变成了抓谎。在埃克曼眼里,美国联邦调查局是一个和医学院同样糟糕的地方,在那里如果你引进了什么新事物,就意味着你必须踢走一些旧的,这就影响到别人的地盘,而中央情报局和管理局似乎要灵活一些,但埃克曼并不知道为什么。
    弗洛伊德把埃克曼领进了心理学的大门,但让他对人类表情感兴趣并从此深入研究的,则是另外两个人:达尔文和后来成为芝加哥大学同事的汤姆金斯。汤姆金斯任职心理学系,却更像哲学家。他和埃克曼同时给一家期刊投稿,他的课题是表情,而埃克曼的则是姿势。于是期刊编辑同时写信给他们,说:“我认为你们两个应该见一面”。这样的一次见面对埃克曼来说堪称重要,正是汤姆金斯天生的洞察力和直觉帮助他走进了后来成就他的表情研究领域。
    1966年,埃克曼得到美国国防部给他的一笔5年之内花也花不完的研究经费,用于分辨哪些是普遍的人类共有的表情和姿势,哪些是基于文化而特有的。埃克曼当时对这一项目和表情都不感兴趣。他记得前几年曾有一篇报道描述当时最著名的几位心理学家所做的一项关于表情的研究半途而废了,那是上个世纪最著名的八九位心理学家。他知道,只有很少很少的人仍旧关注表情研究领域。
    当时的普遍观点是,表情和姿势都是文化决定的,但这一观点缺乏具体数据和论据支撑。美国国防部在埃克曼没有提出申请的情况下,出于自身考虑,把这一项目交给了他。于是埃克曼有钱了。而汤姆金斯则对当时的主流观点持明确的否定态度,他是达尔文主义者,他坚决认为,表情是人类共有的。埃克曼从汤姆金斯那里了解到更多关于达尔文的东西,他说:“我现在有钱了,要不要平息这一争论?”
    埃克曼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的神经学专家卡尔顿·盖达塞克联系。卡尔顿·盖达塞克当时正在研究石器时代文化并且在新几内亚一个完全与现代文明隔离的部落拍了纪录片。卡尔顿后来在该部落发现一种名为库鲁的疾病而获得诺贝尔奖。
    卡尔顿和他的专职摄影师在新几内亚的两个仍保留石器时代文化的部落里各拍下长达10万英尺的胶片。位于新几内亚的那些孩子们正是埃克曼所需要的——他们完全没有被媒体以及外面的世界所污染,保有着人类与生俱来的本真。
    埃克曼看完了卡尔顿所拍的所有胶片,这些连卡尔顿本人也没有看完过,它足足花费了埃克曼一年的时间。但他在20万英尺长的电影胶片里却没有看到一个他之前没有见过的表情——愤怒(眉毛下垂,前额紧皱,眼睑和嘴唇紧张)、厌恶(嗤鼻,上嘴唇上抬,眉毛下垂,眯眼)、轻蔑(嘴角一侧抬起,做 讥笑或得意状)、恐惧(嘴巴和眼睛张开,眉毛上扬,鼻孔张大)、惊讶(下颚下垂,嘴唇和嘴巴放松,眼睛张大,眼睑和眉毛微抬)、快乐(嘴角翘起,面颊上抬起皱,眼睑收缩,眼睛尾部会形成“鱼尾纹”)和悲伤(眯眼,眉毛收紧,嘴角下拉,下巴抬起或收紧),无论何种语言与文化,这7种基本情绪引发的面部肌肉变化大致是一样的。
    1/25秒的表情暴露你的真心
    爆炸案嫌疑犯坐在FBI的审讯室已经4个小时了,FBI确定他在某个教堂埋下了炸药,但他们始终没能撬开嫌疑犯的铁嘴,无法得到确切的埋藏地点。所有人束手无策,直到莱特曼博士坐在疑犯面前。只是问了嫌犯几个问题,只是盯着他细碎的表情,甚至都不需要回答,两分钟后他已经找出了炸药的安置点。这是热播美剧《Lie to me》的开头。整部《Lie to me》的剧情都围绕着对人类“微表情”的剖析而产生:表情不可能掩盖谎言,而人类情绪在表情上的反应其实是不受文化影响和地域限制的,是全人类共通的。1/25秒的表情变化,就能暴露你的真心——这是该剧的核心内容。
    有媒体报道,这部电视剧在美国收视狂飙,超过3000万人。这是类型剧中的类型剧,而它的灵感之源就是世界著名的心理学专家保罗·埃克曼。这部电视剧几乎可以看做是他的半自传,剧中人物莱特曼博士的原型就是埃克曼博士。一部商业电视剧仅仅基于一位科学家的人生经历和研究成果,此前还未出现过。
    常与FBI、中情局合作
    24岁那年,埃克曼进入军队,成为新泽西州迪克斯堡的首席心理学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震惊——军队中原来存在着那么多的心理问题,下面一个数字也许可以说明问题:每8个星期有4万人会来找他。而这些士兵的心理疾病,并不会出现在他们申请入伍的履历上。这个发现让美国军方同样忧心,从那时开始,埃克曼开始与美国国防部、联邦调查局、中情局合作,不过合作的内容却由治疗心理疾病逐渐转向测谎。
    表情狂人:
    1966年,国防部给了埃克曼一批未经申请的自由经费,这笔费用非常丰沛,足够他做5年的研究。当时的主流观点认为,表情和姿势都是受文化影响的,一部分心理专家则认为:表情和姿势是全人类共有的。埃克曼认为,可以用这笔经费来平息这场争论。他第一时间联络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的神经学专家卡尔顿,后者当时正在研究石器时代文化并且在新几内亚一个完全与现代文明隔离的部落拍了纪录片。卡尔顿后来因发现原始部落的库鲁疾病而获得诺贝尔奖。
    埃克曼请卡尔顿代为拍摄新几内亚原始部落人类的表情照片和纪录片,他们未曾为现代文明所侵扰,仍然保持着人类最原始天真的表情。卡尔顿和他的专职摄影师拍摄下的胶片长达10万英尺,而埃克曼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整理和研究这些照片。他发现,10万英尺的胶卷里所记录下的原始部落人类的表情没有一个他不曾在文明世界里看到过,可见,无论基于怎样的语言和文化,基由情绪引发的面部表情的抽动是一致的。
    人脸部的肌肉有43块,可以组合出1万多种表情,其中3000种具有情感意义
    既然人类的面部表情是共通的,那就应该可以有一个科学的方法将这些表情整理分类。这便是埃克曼后来的研究成果——面部动作编码系统(FACS)。埃克曼根据人脸解剖学特点,将其划分成若干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运动单元(AU),比如第12号AU包括两块颧肌,第6号AU则是眼外侧的轮匝肌。分析这些运动单元的运动特征及其所控制的主要区域以及与之相关的表情,就能得出面部表情的标准运动。面部编码对表情的捕捉准确率高达90%。
    这些表情埃克曼有的做得出来,有的做不出来。为了研究的准确,做不出来的表情他就通过电极刺激面部肌肉来尝试。他将一根针(小型电极)穿过皮肤插入肌肉,这是又一个将自己当成小白鼠的科学家。
    “我这么做是为了看看我是否能做出一些想得出却做不出的表情。这很疼。我是不会再去尝试了。大部分时间我都很确定我可以做出我想要的表情。”埃克曼说:“我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去寻找人的脸可以做出哪些表情。事实上,有很多表情是肉眼永远不能或不能真正观察到的。”
    如今这些面部表情的肌肉运动成了动画片绘画者们的参考标准,埃克曼是皮克斯和工业光魔等动画工作室的情绪表情顾问。
    除了面部编码之外,埃克曼的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微表情”——“微表情”最短可持续1/25秒,虽然微表情可能只持续一瞬间,但很容易暴露情绪。
    将面部编码与微表情相结合,正好可以用来测谎。这正是美国国防部、联邦调查局、中情局等机构找埃克曼寻求合作的原因,也是美剧《Lie to me》的创作源泉。各式各样有待测谎的人员:恐怖分子、群体事件制造者、走失孩子的父母、超市员工、杀人嫌犯、扑克选手……都成为埃克曼乃至莱特曼评估的对象。为了帮助特工和警察识别危险人物和恐怖分子,他还专门受聘为他们进行了面部编码的培训。
    今天,保罗·埃克曼已经76岁,他的书被欧美诸多执法机构奉为刑侦学教材;他还制作了网络课程,在一张价值20美元的光盘或12美元的网络课程协助下,你能很快揭穿谎言。
最新文章
埃克曼 2015/4/28 16:26:35
查看全部文章
 
 咨询师信息
姓名:
资质:
证书编号:
单位:
职称:
 

预约咨询

备注:心理咨询行业性质需要来访者(心理困惑者)
提前预约, 提交心理困惑内容,才能安排咨询。
QQ咨询:
点击咨询 欢迎咨询
  • 擅长:
  • 简介:
查看完整简介
文章分类
经典问答(1篇)
个人随笔(0篇)
原创文章(0篇)
咨询心得(0篇)
心理美文(0篇)
两性婚姻(0篇)
职场心理(0篇)
其他(0篇)
其他文章推荐
 
提示:任何关于问题的建议都不能代替咨询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机构当日公布为准。网友,咨询师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关于心友网 | 联系我们 | 合作联盟 | 推荐机构 | 诚聘英才 | 内容管理声明/版权
心友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晋ICP证200800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