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心友网在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会员入口

注册/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心友网在线 > 心理文章

2016/6/2 15:29:56  浏览量:613次

心理导读:

作者:周梵

很多人实现梦想过程中会失去纯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把梦想变成向父母家人证明自己的手段。


你一定注意到了,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做结果会完全不同。意思差不多的话,不同的人说感觉完全不一样。

决定事情结果的不是事情本身,甚至不是做事的方法 ,而是做这个事的人的能量状态决定的。

都是妈妈为家里做饭,每个妈妈都是爱自己的家人,希望把爱给到家人,但这份爱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收到。在做事情的过程中,做事情人的动机不同,身边人的感受也会完全不同。

例如,妈妈A是在做饭中,要证明自己是个好妈妈好主妇,基于责任和自我牺牲在做饭,觉得自己就应该把家事操持好。这个妈妈A可能每天都尽心尽力的做饭洗衣照顾家人,但因为妈妈A在做这些时一点儿也不享受,而且充满了付出感,对家人有很多的期待,当期待落空时,就会有指责或抱怨,“我就是你们的保姆,伺候小的还要伺候大的”“辛辛苦苦给你做的饭,你就挑两筷子不吃了”。结果,事情做了很多但家人的感受却并不好。

而另一个妈妈B可能也会给家人做饭,而她可以享受做饭的过程,也许这个妈妈在做饭的时候还会听见她在厨房哼着歌,妈妈B不会在这件事上附加太多其他的东西,不会希望通过做饭这事情来得到家人对自己的价值肯定,更不会用自己为家人的付出来控制别人,所以她可以放松而投入的对待做饭这件事,累了不想太麻烦就简单弄点馒头面条混一混,如果没心情做就不做。自然也没有任何抱怨,无论是吃饭的还是做饭的每个人都很放松也享受。

这两个妈妈虽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但自己的能量状态不同,所以在做事的过程和结果却有天差地别。

能量状态就是我们在事情过程中的起心动念。

能量对了做什么事都是对的,能量不对做对的事情也是错的。

这便是佛家说心念一动即是因果。

很多人实现梦想过程中会失去纯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把梦想变成向父母家人证明自己的手段。要向他们证明:

“我很棒!”

“你看错我了,我要证明你是错的.”

“我要做的足够好让我的父母以我为荣.”

“我要证明我绝对不比我哥/弟/姐/妹差.”

“我要做的足够好,证明你们没有白养我.”

我有一个19岁的侄女在英国留学,有个很大的梦想是希望在留学期间自己拍一部微电影,有天凌晨,她在微信里告诉我,她告诉我她最近很焦虑状态很糟,希望得到我的支持。

我问:“你为什么想拍这个微电影?”

侄女:“因为我要圆自己的夙愿。拍电影可以提高我整合资源的能力和创造力。”

我:“为什么一定要拍微电影呢?很多其他事也能提高整合力和创造力啊?”

侄女:“因为我喜欢,而且一直想做。而且我当时想学编导而受到家人打压时就很想拍一个,但自己魄力毅力不够没有 坚持,现在我已经进行很多了。”

我:“既然是做自己喜欢而且一直想做的事情。就好好去享受去做就好了。”

侄女:“但就是很害怕不能完成,怕自己做不到。”

我:“想做是给自己的,想做到,就有证明给别人看的成分。”

侄女:“对,我想证明,我清楚。我要证明给当初反对我学编导专业的家人看。”

我:“那就问自己,如果没人看,还想不想做。”

侄女:“想!”

最后我告诉她,那就回到最初想做这个事情的感觉里,不要掉进证明的陷阱里,这条路是没有止境的,会像笼子里的仓鼠一样,停不下来。

就像妈妈A,所有做的原本最初都是对家人的爱,但是做着做着就变成了付出和证明,责备和索取,家务这件事就变得艰辛和疲惫,而最初的爱也慢慢的消逝了 。

还有一些人的动力不是向重要他人证明,而是非重要他人。我有一位朋友每天用十个小时工作,几乎没有娱乐,陪伴家人的时间也少的可怜,总是一副急匆匆忙忙碌碌的模样,他的事业这几年来也总是起起伏伏。他总说自己时运不济,不懂得像那些人一样“耍手段”。而我知道根本不是努力的问题,而是他做事情时心念的不纯粹导致了他的努力和回报不成正比。他总是跟风模仿,看什么赚钱就去做什么,但却从来不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擅长做的是什么。他关注环境多余关注他做的事,他关注竞争对手多过关注自己,他也很少去感受自己。

他跟我说“我现在不得不逼着自己更优秀,因为身后许多贱人等着看我的笑话。所以我要对自己狠一点,逼自己努力。”

可事实上别人对我们的态度都是自己教会别人的,如果没有曾经看过别人笑话的心念,是吸引不来看自己笑话的人的。

证明的能量会激发出别人想要自我证明的潜在动力。

我有一位女神级别的朋友,我每次见到她都是最精致的妆容最贵妇的行头,走在大街上绝对是仪态万千引人注目的。同时,无论是在电话或面对面交谈,她总会把这些话挂在嘴边:

“我们好久不见,我最近很忙,刚刚投资了一个近千万的大项目.”

“哦,我昨天刚从美国回来,什么时候约出来见见吧.”

“下个星期没法一起去游泳了,下个星期我要去上海出差接着可能还要去趟巴黎.”

后来我发现我每次和这个朋友约见的时候,准备出门的时间都特别长,我会花更多的时间挑选衣服,更多的时间化妆,更多的时间弄头发。谈话间,也会不留痕迹的表现自己,心里暗暗较着劲。我留意到,几次和对方见面或通话之后,我都感觉到自己能量下降了,心境也不如谈话之前喜悦平和。我意识到我内在有个想和对方竞争,不想被对方比下去的动力出来了。我的小我被别人的小我勾出来,玩着彼此证明的游戏。

就像埃克哈特.托利在《新世界.灵性的觉醒》这本书里谈小我的时候说,小我就像人们养的小狗,当你把你的狗牵出去的时候,如果对面也走来一个人牵着狗,两只狗会迅速认出对方并彼此纠缠。

小我也是佛家说的“我执”,没有“我执”心的人都是很有力量的,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不卑不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执”心太强时,就很容易被外部的人事物影响,患得患失,又卑又亢。(这也是我在那篇《你是如何傲慢而又自卑地活着》文章里所谈到的状态),这时候就会失去力量,偏离了自己的中心,离本源的自己越来越远,被别人带跑而不自知。

而事实上我这个朋友身上是有很多很棒的特质的,坚强,独立,勤奋,好品味……这些都是我欣赏的,当想要自我证明的部分被勾出来之后,最初和这个朋友亲近的原因就忘记了,反倒掉进和对方一起玩起“谁更美更牛逼”的把戏中。所以对我们散发出的能量和被周围的能量所带来的起心动念要保有高度的觉知。不要让纯粹的初心被小我自我证明的妄念污染了。

后来我学着放下证明的动力,每次见面不再费心打扮,穿上舒服的牛仔裤或者棉麻衫,真心的欣赏她中正的支持她,而她也逐渐卸下她的“铠甲战衣”,见我的时候也穿上了球鞋棉衬衣,她说“每次穿成那样真的很累,都是给别人看的,还是这样舒服”

每个人都有很多的小我,相处时一不留心,小我的自我证明的动力就被别人勾出来,一旦玩起了这个游戏,就会上瘾,会无法停止的一直玩下。而且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想玩,你一定能找到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并且棋逢对手的人。但如果你决定不玩,不管身边谁来勾你,这个游戏都玩不起来。

我们身处的环境的污染源是很多的,有时我们自己也是污染源。

当我们护持好自己的初心,只是纯粹地去践行自己的梦想时,你是绝不会有艰辛的感觉的。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说,即使是在他在刚刚入行时他从没感觉到任何疲惫,每天早上都早早起床,为今天要做的事情兴奋的睡不着觉。

真正的梦想来自于我们的天赋,那是一种不得不做的感觉,我认识一位非常棒的作家说,她写的东西好像都不是她自己写的,是那些文字自己流淌出来的。

就像台湾著名创意人李欣频说的,非写不可,不写会死。

我也常常有这种感觉,我常把我写文章比喻成母鸡要下蛋,母鸡要下蛋如果不能下,那真的很痛苦。有时候感觉到内在有些东西要出来,如果找不到时间写出来会憋得难受,当终于抽出时间写完之后就会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如

在我那篇《删光别人,剩下真正的自己》里说的:

“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时,力量是无限的。从来不觉得辛苦并且非常享受,也轻松的在很短时间内拿到一些成果。因为一开始这件事就不是为任何人做的,那是内心一股涌动的原始动力。”

后来我的侄女跟我说,当她放下想要向家人证明的念头时,自己的状态变的很好,突然一切都变的顺畅起来。

梦想里蕴藏了我们天赋,那是我们来到这个地球的目的。有时不是你选择了你的梦想,而是梦想选择了你。我们来到地球上是为了给出自己的这份礼物。

当我们不把从心迸发的梦想变成小我自我证明的工具,而只是纯粹去享受它,借由实现梦想的过程中重新认出自己。然后全世界都会来支持你!

周梵个人公众号(ID:xfhzf520)

分享到:
今天,我来当小编!我要投稿